香草app官方下载

  

怪雲幻境裡,南宮向敗在獰滅手下,惱羞成怒地催逼雪狼加強攻勢,誓要用刀雨切碎那師徒二人。

眼看獰滅就要不支,關鍵時刻,趕來瞭江南君與四靈。江南君用冰獸鞭強行制伏雪狼,感慨萬千地與靈宣洛見瞭面。

靈宣洛向江南君訴說東海一戰的慘烈,江南君的寬慰,卻令他愧疚更深,倒更希望從他口裡,聽到的是斥責。

不過此時不宜長談此事,他和江南君算是簡單打瞭個招呼,便止住悲聲,抬頭向四靈問候道:“曾師祖,三位前輩,你們也來瞭!”

縹緲僧沉重地點點胖腦袋,舉起手中酒葫蘆,欲向嘴裡倒,才想起壺裡早就再倒不出一滴酒,便惱火地塞回腰間,開口道:“哎……東海派被滅,確實讓聽者心痛。但這也怪那幫仙人私心太重,內部不和,才讓敵人有機可乘。天作孽,猶可恕,自作孽,不可活,隻可惜瞭無辜隨三個長老罹難的那幫人,天地間,又添一批冤魂啊!”

獰滅這時也帶著金色光影,走到瞭離他們不遠的地方,卻不靠攏過來。

江南君放開靈宣洛,望向他問:“賢弟,軒轅古墓一別,你可安好?”

獰滅不直接回答他,隻表情復雜地另起話題道:“大哥,我們做過那般努力,難道軒轅山的危機,依然未除?”

江南君臉上的笑容轉冷,目光投向半死不活的南宮向,逐字逐句地回答:“神鷹盟內的諸事,已安排妥當,還請賢弟放心。當下總部危機化解,一切都在按我們的計劃進行。”

說這話時,他的面容平靜如水,南宮向卻還想怒吼,然而張張蓋滿枯皮的嘴,隻能用扭曲的五官表達憤怒,其他什麼也說不出來。

“哼哼,原來又是這老賊的攻心之術,我早該料到!”獰滅恍然大悟,難掩欣喜,感激地向江南君深施一禮。

靈宣洛聽不懂那二人打的啞謎,但僅憑“危機化解”四字,就能長籲一口氣,想細問情由,看看身處的環境,隻能暫時先將疑問壓下。

獰滅與江南君見完禮,微笑著轉向四靈,躬身謝道:“四位前輩能及時趕來搭救我與徒兒,羽風真是感激不盡!”

“徒兒?你徒兒又在何處?”這話莫說四靈,連江南君也吃瞭一驚。大夥兒四周看看,這裡按輩分算,可做他徒弟的隻有靈宣洛,便又把不解的目光,投到瞭他身上。

靈宣洛自豪地證實:“不錯,在我喪失鬥志,差點命喪雲錦大門時,先生及時出現,救我於水深火熱中。其實宣洛仰慕先生已久,早有意拜他為師,隻是一直自慚駑鈍蒙塞,不敢污瞭先生的清名,直至先生主動相邀,才敢表露真心。我確已拜羽風先生為師。從今日起,他便是宣洛生命裡的第二位良師!”

靈宣洛說得滿臉幸福洋溢,眾人聽得也不住頷首微笑,末瞭他的眼光卻轉為哀求,看向枯朽道長。

可這一細看,他才驚奇地發現,與上次在火影幻鏡迷宮裡相比,枯朽不知何故,竟變得精神極其萎靡,連人都好像矮下去很多,正待發問,忽聽江南君驚叫:“賢弟,你不要走!”

鏖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