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聘app懂你更多

  

兩天後,佛陀城的比賽終於開始瞭。

無數的佛族門派齊聚,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盛會,巨大的擂臺周圍,都是密密麻麻的佛修。

石天也來到瞭現場,他看到瞭空明和懷沙,還有金坤和神秀等人,還有一些他從沒有見過的年輕佛修。

但毫無疑問,這些佛修身上的力量極為恐怖,大部分人都在神種第三化以上的境界,渾身上下環繞著恐怖無比的精氣。

元皇也來瞭,眼瞳之中帶著一股恐怖的邪氣,而他身上的氣息更是深淵如海。

要知道元皇可是踏入瞭半步聖主境界的強者,他渾身上下的氣息,此刻近乎可以將虛空都震裂瞭。

石天感覺到瞭一種前所未有的死亡的氣息,他知道今天的這一戰,想必不會簡單,特別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殺死這個傢夥。

“諸位,這次的比賽很簡單,我們會開啟太古佛寺的開關,給你們一天的時間,誰獲得的舍利品質越高,數量越多,那麼他就是這次的勝利者。”

臺上,主持會場的和尚正是那天救瞭石天的老和尚,他開始對下面的人宣講起來:

“時間是一天,我會在你們的身上放置時空法陣,如果時間到瞭,你們的身體就會從太古佛寺內出來。”

聽到這話,四周的人全部震驚瞭。

因為很久以前的比試不是這樣的,要知道太古佛寺可是禁地,而且不是說隻有前幾名才可以進入太古佛寺嗎?

這次的規則竟然變瞭,不過太古佛寺兇險異常,一般人進入其中,會有極大的危險,這讓很多佛修都是陰晴不定起來。

因為這次的比賽,顯然是涉及生命的,所以很多佛修都在猶豫。

“如果現在想要退出,那麼就快一點,因為我很快就要發動時空法陣瞭。”老和尚淡淡地說道。

聽到這話,一些小門小派的佛修很多都放棄瞭,畢竟他們知道這次參加的人中有很多天才,為瞭這個事情小命不保,那就不好瞭,畢竟還是性命重要。

看到一些人退出,其他人也急忙跟著退出。很快,在場的人就隻剩下三十多個佛修。

石天掃視剩下的這些人,他能夠看出,這些人都極為不簡單,看來這次進入太古佛寺又不是個易於的事情瞭。

“太古佛寺內有許多邪異的東西,你要小心。”鳩羅默吉的聲音在石天的耳邊響起。

石天微微點頭,不過就算有天大的危險,他也不會有任何的畏懼,他已經下定瞭決心。

“看來該走的人都走瞭。”老和尚的手中這時浮現出一個翡翠色的神秘佛珠,佛珠之上金色的光芒大作,虛空之中隱隱浮現出一個恐怖無比的神芒。

頃刻間,一個神秘的虛空法陣出現瞭。

石天和空明他們頓時被這虛空法陣包裹,被卷入瞭無盡的神秘虛空之河內,很快就陷入瞭一個光點之中。

等到他們再次醒來時,他們發現自己出現在瞭一個古老而威嚴的佛寺之中。

這個佛寺的大殿極為龐大。佛寺內竟然有一百零八尊巨大無比的暗金色佛像,佛像都是殘破的,而且佈滿瞭裂痕,看起來怪異無比。

“不愧是太古佛寺,這裡應該是最安全的地方瞭,外面開始就佈滿瞭太古時期的邪物,大傢小心吧。”金蟬子作為東道主淡淡地說道。

聽到金蟬子的話,一個身材高大的和尚不屑地笑瞭起來:“呵呵,不就是太古邪物嗎?我又不是沒有見過,外面能有什麼危險。”

這個高大和尚的肌膚呈現古銅色,而且眼瞳之中隱隱帶著一層金色的佛光,而他的頭頂上也有六個結疤。

而這個高大和尚的手中拿著一個古怪無比的銅鑼,銅鑼之上刻畫著一個神秘無比的佛像,看起來像是地藏。

“他是地藏佛宗的幻心,沒想到他也來瞭,聽說他將地藏佛身修煉到瞭不入地獄的境界,而且手中的秘寶地藏銅鑼也有無盡的威能。”

“是啊,沒想到是幻心,據說他是神種五化的強者,當然不怕太古邪物瞭。”

這個時候,一些佛修竊竊私語起來。

不過空明卻是微微搖頭,也不說話,隻是靜靜地看著一百零八尊佛像,似乎在沉思著什麼。

“呵呵,你們還傻站著幹嘛?我先出去瞭,舍利這種東西可不等時間。”這個時候幻心淡淡地說道。

幻心的身體驟然飛出,他的身體消失在瞭太古佛寺的外面。

太古佛寺的外面永遠也是夜晚,佈滿瞭荒古時期的神秘植被,那些植被比起參天大樹還要高。

幾乎在瞬間,幻心的身體已經消失在瞭那些神秘的植被之中。

而其他的佛修也開始動身,畢竟他們隻有一天的時間。而且舍利這種東西可是有著極大的好處,特別是對於他們這些神種境界的修士來說,有著極大的作用。

不過也有人還沒有出去,包括對石天懷恨在心的金坤,還有神秀、空明和金蟬子,他們都在觀察著古老的佛像。

石天運轉陣字秘,使出瞭破妄之眸,他的眼瞳之中爆發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,看著四周的一切。

根據源術和陣字秘來看,這個太古佛寺的地勢極為微妙,似乎位於陰陽交界之處,大兇和大吉混合,是一種神秘的地勢。

而他用破妄之眸看著這些佛像的時候,卻發現這些佛像根本無法看透。

“呵呵,你們怎麼不走?”金坤冷冷地說道,茄子视聘app懂你更多,他的目光猛然鎖定瞭石天,他當然想要殺死石天,不過他也發現石天和空明關系不錯。

所以他暫時忍耐住瞭心中的殺意,沒有直接出手。

“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。”空明淡淡地說道,忽然走向瞭其中一尊佛像,他的手中輕輕地放在瞭佛像之上。

一瞬間,佛像之上頓時爆發出神異無比的光華,一道道金色的光芒竟然在佛像之上綻放,而空明的臉上也帶著詭異無比的乳白色澤。

金坤吃驚瞭起來。神秀的眼瞳之中也帶著震驚之色,驚呼道:“這是入佛?”

美女的護花兵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