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更懂你app

在丹妮斯打開房門後,安迪上下打量瞭一下,頓時驚叫道,“丹妮斯?”

“你該收拾一下自己!”

張揚補充瞭句。

丹妮斯翻瞭個白眼,全然不在意轉身回到瞭房間,張揚跟著走進去,安迪落在最後帶上房門。

張揚打量瞭一下房間。

這是個標準的單人公寓,面積有四十幾個平米,配套很齊全,有衛生間、有廚房,臥室和客廳連在一起,朝西的落地窗前,還有個幾平米的陽臺,陽臺前擺放瞭個吊椅,整體佈局還不錯。

雖然住的商業樓不好,可丹妮斯還是很會享受生活的。

以張揚的習慣來看,房間亂糟糟的。

沙發上放著幾件臟衣服,圓形玻璃桌上,還留著沒清洗的餐盒,幾份雜志胡亂的堆放在床上,墻邊還有幾個行李箱,就連陽臺上掛的衣服都很凌亂。

“真亂。”

張揚想著趕忙搖頭。

最近他好像是被凱瑟琳帶壞瞭!

放在以前的時候,眼前這種亂糟糟的樣子,才是熟悉的環境和味道啊!

這裡真有一種傢的感覺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張揚隻是想著,可不會真說出來,那實在有點讓人誤會。平日裡丹妮斯很愛幹凈,最近兩天大概是沒什麼心情打掃房間。

丹妮斯沒有招待兩人,隻是讓他們進來瞭。

兩人坐在沙發上。

丹妮斯正對站著,兩隻眼睛睜的很大,就像是要進行審問,氣氛著實有些詭異,還是安迪忍不住先開口道,“丹妮斯,我帶來瞭斯波爾的口信,他希望你回去工作。”

“別和我提工作,我不會留在BBC瞭!”

“為什麼?”張揚皺著眉頭問道,“你的工作一直幹的不錯,就算主持的節目沒瞭,但在體育外媒部,除瞭斯波爾,就是你瞭,再熬幾年,你或許能頂替斯波爾,據我所知,大部分員工都會支持你升職。”

丹妮斯的主持工作,或許是有些悲劇的:一次又一次的機會,一次又一次的失敗,但她在體育外媒部的工作還不錯,已經是實質上的‘二把手’瞭。

“那不是我想要的!”

丹妮斯一句話就解釋瞭原因,“我想在主持事業上有成就,就像是幾年前我追求當一名模特,我希望成名,希望能進入大眾視線,希望得到更多的肯定……體育外媒部?就算是頂瞭斯波爾又怎麼樣?”

張揚和安迪對視一眼,有些無話可說。

這種追求夢想的精神,還真是不能去批評,畢竟事業再好,對方看不上,對方隻希望主持工作有進展。

三人沉默瞭有一會兒。

張揚開口道,“那你為什麼放棄瞭呢?如果你離開瞭體育外媒部,以後再想得到主持工作也不容易。”

體育外媒部就是主持工作的基礎。

丹妮斯在體育外媒部工作,就是BBC的內部人員,有機會肯定被優先考慮,離開瞭就和BBC沒關系,BBC的一些節目,對外來人員的要求很高,想得到上電視的工作,她需要和專業模特、歌手、演員去競爭。

丹妮斯沉默瞭。

她有些頹廢的坐在瞭張揚身旁,過瞭好一會兒才搖頭道,“其實我的節目做的不錯,已經吸引瞭很多觀眾,收視率也一直在提高,但你應該明白,就像阿拉貝拉……”

“阿拉貝拉?”張揚驚訝的喊出聲。

丹妮斯說出阿拉貝拉的名字,事情就已經很明白瞭。

阿拉貝拉是個善於利用身體的女人,她可以為瞭事業付出所有東西,很多男人為她著迷,她也獲得瞭很多機會,隻可惜,她的能力有限,一直都是個失敗的女人。

丹妮斯談到阿拉貝拉,就等於在說陰暗面的事情。

大概上級有需要?或者說頂替她的女明星,是一名滿足領導需要的女人?

張揚和安迪秒懂。

“你是對的!”張揚有些敬佩道,“就該這麼做,一個主持節目工作算什麼,大不瞭不幹瞭,以你的能力,以後機會多的是!”

安迪也道,“正是因為你拒絕瞭,所以我們才是朋友,我可不想和阿拉貝拉那種女人有交集。”

他的臉色充滿瞭正義色彩。

張揚撇撇嘴,“你隻是沒機會。我可不相信你禁得住誘惑。”

安迪打瞭個哈哈,“如果不需要付出什麼,我當然不介意,你知道的,我還是個單身,而且還是大齡單身,這種事對我來說,都沒關系。”

兩人的打趣終於讓丹妮斯笑瞭出來。

氣氛好瞭很多。

丹妮斯說瞭自己的想法,“我是打算在傢休息一陣子,好好考慮下未來做什麼,但BBC肯定不會去瞭,我已經做出瞭決定。如果不離開那裡,我永遠不可能做喜歡的工作。”

張揚豎起瞭大拇指,“我支持你!BBC的工作聽起來不錯,但要追求夢想還是出來比較好!中國有一句話說‘船到橋頭自然直’,無論到什麼時候,前面總會有路可以走,我相信你會成功的。”

“謝謝你!”

丹妮斯有些開心的說。

安迪似乎是想發表發對意見,但兩人自動把他屏蔽瞭,他嘟瞭嘟嘴最終還是道,“做什麼也是個問題,你悶在房間裡,說不幹就不幹瞭,過一個月還是這樣。”

“烏鴉嘴!”

丹妮斯有些氣憤,但不得不承認,安迪說的是事實。

張揚忽然道,“你為什麼不考慮,自己去做節目呢?如果你一直找節目主持的工作,最多也就是個主持人,你撰寫的新聞策劃方案一直很不錯,或許你可以考慮自己做節目?”

“自己做節目?你瘋瞭!”安迪的表情有些誇張,“那需要多少投資?丹妮斯可沒有大筆財產繼承!而且自己做節目,就算做出來瞭,電視臺也不會播出!”

丹妮斯則看著張揚。

她和安迪的想法一樣,都覺得自己做節目,實在是有些異想天開。

張揚笑道,“這有什麼大不瞭的。要擴展視角,不要總想著電視臺,現在是網絡的時代!要記住,網絡的時代!自己做的節目,完全可以接觸網絡平臺播出。如果點擊量高,光是廣告費就能賺上不少……”

安迪和丹妮斯對視一眼,都被張揚的說法震驚瞭。

張揚暗笑。

這就是眼界的差距!

超級預言大師